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李從秀:守望“幸?!?

來源:《黨員生活》雜志  日期:2021-10-17   編輯:劉志勇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安陸市幸福水庫“守壩人”李從秀,像“螺絲釘”一樣,從20歲就“釘”在水庫邊,泥巴裹滿褲腿,老繭布滿雙手。只為守護周邊20個村、2萬畝農田、上萬村民的安全……

李從秀,女,1977年12月出生,高中文化,2010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98年至今在湖北省孝感市安陸市水利和湖泊局幸福水庫管理處工作。她榮獲“2018年2月荊楚楷模”月度人物;2020年12月當選孝感市“最美婦聯人”;2021年1月榮獲“全省水利系統先進工作者”;2021年6月榮獲“全省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2萬多公里有多遠?23年,每天3公里的累積。

23年有多久?8000多天,一整個青春歲月。

一位小小個子的姑娘,可以用23年做什么?

安陸市幸福水庫“守壩人”李從秀,像“螺絲釘”一樣,從20歲就“釘”在水庫邊,泥巴裹滿褲腿,老繭布滿雙手。只為守護周邊20個村、2萬畝農田、上萬村民的安全……

微信圖片_202110181220342

穿著媽媽做的鞋,走了幾萬公里

安陸,有140多個大大小小的水庫。李從秀工作的幸福水庫,庫容量1132萬立方米,承擔著雷公、木梓兩個鄉鎮周邊20個村的2萬畝農田水利灌溉,水庫離城區遠,環境十分艱苦。

9月的水庫邊,日頭很烈。李從秀戴著草帽,手拿鐮刀,一路巡邏,一路清除雜草。她一米五幾的小小個子,走起路來十分輕快。大壩40多度的斜坡上,她如履平地。

1998年,李從秀通過招工來到幸福水庫管理處。

“剛來的時候有一種‘兩眼黑’的感覺。一個小院、一排破舊瓦房,位置偏僻、交通不便,連購買基本的生活用品都要步行好幾公里路。更重要的是,我作為水庫唯一的女性,和一群大男人在一起工作,很多不便。但我深知,作為一個農村的孩子,這份工作來之不易,便暗下決心:既然來了,那就死心塌地地干!”

這個決定,讓李從秀在這個崗位上一干就是23年。

2010年,李從秀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每天早上5點半,李從秀就匆匆起床,打掃好院子,便開始了一天的護水巡邏。

沿渠巡查一次要走近3公里路。李從秀每次一趟走下來,耗時2個多小時,衣服全部濕透,泥巴裹滿了褲腿、鞋子。多的時候,一個月的巡渠護水里程就高達300公里。

常年在壩上行走,摔跤便成了家常便飯。摔破皮是常事,有時候腿上青一塊紫一塊,李從秀都記不清在哪兒磕碰的。

如今,大壩、渠道什么地方容易長草,下雨天什么地方容易積水,水庫一年需要多少蓄水才能滿足灌溉,李從秀早已爛熟于心。

除了雨天,李從秀每天巡渠都會穿一雙灰撲撲的黑布鞋。

“這是我出嫁前,媽媽一針一線親手給我做的,做了幾十雙。媽媽納的千層底,走路舒服、透氣,十分適合巡渠穿。”談及媽媽做的鞋,李從秀眼里閃著幸福的光:“因為走路多,一年要穿爛幾雙。”

汛期和抗旱時期,除了白天,晚上也需要巡渠。同事們總是勸她:“晚上天黑,蟲子又多,你一個女同志就別去了。”她卻二話不說走在最前頭說:“我20歲就在這兒工作,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條溝渠、每一個岔口、每一條路我都比你們熟悉,你們跟著我走才不會出錯。”

微信圖片_2021101812203424

暴雨中“逆行”,守衛一方平安

“水利人也是‘逆行者’。汛期,滂沱大雨中,大家都紛紛回家,水利人則往大壩上趕,巡水護堤;旱期,烈日當空,大家都躲在空調房,水利人則奔赴田間地頭,了解旱情,蓄水灌溉。”安陸市水利和湖泊局副局長李維享這樣形容水利人的艱辛。

李從秀深感,水利人除了艱辛,還有危險。

2016年7月20日,安陸遭受50年罕見強降雨,幸福水庫水位迅速上升,溢洪峰值達到1米,下泄流量近200立方米每秒。雖然水庫下游溢洪道沖毀嚴重,但不少村民依然冒著危險在溢洪道捕魚。

當天,李從秀一邊觀測雨水工情,一邊勸說疏散群眾。凌晨2點,直到洪水慢慢減退,泄洪量減小,李從秀才回到宿舍休息。臨睡前,她還放

心不下,又翻身起來,獨自一人拿起手電筒到水庫邊巡邏。

突然,李從秀看到兩位村民半夜在溢洪道消化池下段撒網捕魚,并且離深水區越來越近。

此時,洪水湍急,一旦掉入水中后果不堪設想。

“你們趕快起來!不安全……”情急之下,李從秀大喊著跑了起來。誰知,話音剛落,李從秀腳下踩空,整個人跌倒滾向5米長的溢洪道腳下……

聽到呼喊聲的村民,迅速趕過來,發現李從秀被卡在一棵樹上動彈不得。

李從秀身側就是滾滾的洪水,如果沒有樹卡住,她就被洪水卷走了。

被救起來后,李從秀手指流血,衣服也劃破了,腳也扭傷了,但看到安然無恙的村民,她才放下心來。

第二天,李從秀跛著腳,依然投入工作,絕口不提昨晚發生的事。直到那兩個捕魚人愧疚地說起此事,同事們才知道李從秀的驚險一幕。她卻笑著說:“誰遇到這樣的事,都會沖上去的!”

水報是防汛最基礎最重要的工作。2016年7月1日,狂風大作,電閃雷鳴,一場傾盆大雨不期而至。20毫米,40毫米,60毫米……水文表上顯示降雨量不斷攀升,路面變成了河流,強降暴雨3小時,降雨達300毫米。

為了詳細掌握水文數據,李從秀冒著大雨、頂著雷電往返水庫多次。衣服濕了頂著雨淋,人摔倒了爬起來,及時把第一手資料上報,確保水庫安全度過汛期。

23年來,李從秀參與處置各類突發事件400多起。她守護的水庫,沒有發生過一起安全事故。

微信圖片_2021101812203419

不論走到哪兒,回“家”才安心

幸福水庫管理處小院里,有一個不到10平方米的房間。一張床、一張桌、一個風扇,這便是李從秀每天居住的地方。雖然房間連空調都沒有,但在李從秀看來,這是她最溫馨的家。

水庫管理處主任王明安與李從秀共事23年。他說:“水庫管理員工作瑣碎枯燥,每天巡壩、除草、清雜、查險……如同設定好程序的機器人,但李從秀從不叫苦。”

管理處也曾經有過年輕人,但都待不長。有的覺得回城太遠了,有的受不了清貧“下海”了。23年間,安陸水利局局長換了6任,管理處前前后后調走了50多人,但李從秀,一直堅守在這里。

李從秀的丈夫身體不好,長期服藥,局機關黨委領導體諒她生活困難,主動詢問是否需要調到局機關工作。李從秀卻拒絕了,她說:“守著水庫挺好的。”

李從秀承擔著管理處“五員”角色:早上保潔員、炊事員,白天管理員,晚上資料員和信息報送員,經常熬夜。

長期扎在男人堆里,煉就了李從秀剛毅、堅韌的“女漢子”形象。管理處的生活物資都要到最近的雷公集鎮采購。2010年前,水庫還沒修通村公路,也沒有電動車。文弱的李從秀每次都是靠著扁擔將幾十公斤物資、走幾里土路挑到管理處。

不光能自己維修除草機等各類設備,李從秀還研究出了一套人工除雜和藥物除雜相結合的辦法護坡除雜。如今,近4萬平方米壩坡的雜樹雜草得到全面控制,壩容壩貌徹底改觀。

2009年6月下旬,夏日炎炎。水庫正進行除險加固工程。李從秀一邊監督施工質量,一邊幫忙拌砂漿、提灰桶、推斗車。

突然,李從秀腹部劇烈疼痛,突發疾病暈倒在大壩上,立刻被送往醫院手術。

手術出院后醫生叮囑李從秀需要回家休養3個月。當時水庫除險加固工程正在加緊施工中,考慮到單位人少,很多事忙不過來,李從秀主動要求返回工作崗位。因為這,李從秀留下了后遺癥,傷口經常隱隱作痛。

有時候忙碌一天,全身酸軟無力,同事們勸李從秀休息,但她總是閑不住。

她說:“當初干這份工作或許是為了生存,但經過了這么多年,放在心上的更多是責任,是情感,也是一份快樂!”

李從秀的婆家離管理處只有1公里路,女兒也一直住在家里,但她卻很少回家。有時候回去吃頓飯,晚上還是要趕回管理處。

“水庫關系到周邊農民的安全,我一天不回去就放心不下。水庫就是我的家。”

怎樣的動力能堅持23載?

李從秀笑笑說:“其實我干的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但是當我看到大壩堅如磐石,看到水庫周圍整潔的環境,看到村民們洋溢的笑臉,我知道,自己的堅守,值得!”(黨員生活全媒體記者 趙雯;攝影 黎家智;通訊員 陳飛)

微信圖片_2021101812203414

記者手記:

母親的堅守與女兒的期盼

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

采訪李從秀的過程中,她經常會提到一句話:“我的能力很有限,做不了驚天動地的大事,就想盡自己的能力守著水庫。”

李從秀從沒有休息一個完整的節假日,在水庫的日子里有苦、有累、有委屈、有淚水,但她都堅持下來了。

她心中唯一的遺憾,是對于女兒。

今年7月,即將步入高三的女兒提出,想趁暑假出去旅游。李從秀愣住了,因為這是李從秀對女兒十幾年來都沒兌現過的承諾:“長這么大,女兒連省城武漢都沒去過。”

2017年4月,李從秀正在水庫忙碌,突然接到女兒學校老師打來電話,說孩子突然暈倒。李從秀心里著急萬分,但壩上的工作還沒有完成。她暗自咽下淚水,掏出手機給婆婆打電話,讓她先去醫院照顧。等李從秀忙完趕到醫院時,女兒已經蘇醒了。原來,女兒由于長期感冒咳嗽,引起支氣管、肺損傷,導致昏迷。

“當時女兒哀怨的眼神,和這次我又無法帶她出去旅行如出一轍。”李從秀說,這是她內心最深的愧疚。

“工作你不干有人干,離開幾天沒關系。”這是身邊朋友最常勸李從秀的話。但她總是放不下。

放不下每天都要記錄的水文信息,放不下大壩上的一草一木,放不下24小時都離不開人的水庫……

李從秀說:“我一直守在這里,就像我心中有一塊圣地需要堅守,這已成為我的職業信仰、人生信條。”

23年,雖時間無言,然歲月有聲。有一種堅守,并不轟轟烈烈,但卻堅不可摧,用歲月抒寫著對信仰的忠誠,用始終如一的初心詮釋著黨員的責任。

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