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施敏:翩翩于小巷的“紅舞鞋”

來源:《黨員生活》雜志  日期:2021-10-28   編輯:劉志勇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我們是和社會改革發展一同進步的一代人,成為黨的一名基層社會治理工作者,我猶如穿上了一雙‘紅舞鞋’,雖然停不下來,但從不覺得厭倦?!痹谑┟艨磥?,社區便是她乘風破浪實現人生價值的大舞臺。

施敏,女,1965年5月出生,中共黨員,現任武漢市江岸區西馬街道江漢北路社區黨委書記、居委會主任。她先后榮獲“荊楚楷模”、湖北省“三八”紅旗手、“武漢市崗位建功立業女明星”、武漢市優秀黨務工作者等榮譽稱號。江漢北路社區獲評湖北省百佳居民委員會、湖北省法治建設示范社區、武漢市“五星級基層黨組織”等。她探索提出的“三代”機制被編入《武漢市社區黨組織領導社區治理若干規定(試行)》文件。

38歲突然下崗,人生如何逆風翻盤?

武漢市江岸區西馬街道江漢北路社區黨委書記、居委會主任施敏在社區工作中找到了答案。

拿著一本《黨的組織工作問答》,從街頭巷尾出發,從鄰里瑣事入手,施敏在0.26平方公里的社區中默默耕耘18年。

“我們是和社會改革發展一同進步的一代人,成為黨的一名基層社會治理工作者,我猶如穿上了一雙‘紅舞鞋’,雖然停不下來,但從不覺得厭倦。”在施敏看來,社區便是她乘風破浪實現人生價值的大舞臺。

1--2

在社區,找到了新天地

施敏出生于武漢的一個紅色家庭,父親不僅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還曾參與“兩彈一星”研制工作。母親是一位有著66年黨齡的老黨員。在父母的影響下,施敏畢業后進入國企,工作兢兢業業,1997年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隨著經濟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入,施敏所在的國企改制。一夜之間,38歲的施敏下崗了。

“沒了工作,看到馬路上行色匆匆的人,我陷入了迷茫。我還這么年輕,人生的路怎么走?”這段經歷,在施敏心中埋下了深深的烙印。

2003年,適逢江漢北路社區換屆。賦閑在家的施敏接到社區黨組織書記的電話:“你愿意來社區工作嗎?我們需要年輕黨員的力量。”

“去!當志愿者都行!”施敏一下就找到了方向。

臨行前,做了多年黨務工作的母親,送給施敏一本書——《黨的組織工作問答》,里面記載了基層黨組織工作的方方面面。

至今依然擺在施敏辦公桌上的這本書,早已泛黃,書頁上密密麻麻的筆記卻有舊有新。

施敏說:“它像社區黨組織工作的‘答案之書’,一籌莫展的時候,總能在其中找到方向。”

一句話,一本書,指引施敏為社區服務18載,解決大大小小的難題。在0.2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干出了一番新天地。

江漢北路社區有14個小區,幾乎全是老舊小區,居民近萬人,僅80歲以上的老人就有500多位。雖然地處繁華的商業中心,曾經卻又臟又亂,就連社區辦公都擠在居民樓的一個小房間里。

施敏依靠政府政策,抓住機遇,對轄區的小區進行硬件升級、軟件改造。如今,各個小區道路平整了、管道暢通了、路燈明亮了;1300平方米、功能齊全的黨群服務中心整潔寬敞,辦事窗口一應俱全……在她的努力下,鬧市中的老舊社區煥發出全新的生機。

施敏的辦公室里,有幾十面大大小小的錦旗,飽含了居民對她的期待和信任。

最讓她欣慰的是,進入新時代,社區的工作者從原來的5個人增加到14個人,越來越多年輕的大學生加入進來,基層黨組織的力量不斷加強。

1-2-5

在基層,做居民指路燈

施敏因改革走上社區工作崗位,她深深懂得,“改革”不僅是一個大課題,更關系到每一位居民的切身利益。

“我今年已經46歲了,下崗沒收入,愛人患癌癥,小孩在讀書,這一大家子人怎么辦?”十幾年前,從自行車廠下崗的李武松哭著找到施敏。

感同身受的施敏耐心地寬慰他:“你是家里的頂梁柱,一定要振作起來,工作我們慢慢幫你找。”

當時快捷酒店迅猛發展,很多落戶江漢北路社區,需要招聘保安等工作人員。施敏與酒店負責人多次溝通,提出由社區擔保,希望酒店適當放寬年齡限制,終于為李武松爭取到工作機會。

原本垂頭喪氣的李武松,重燃生活的希望。這份工作他一干就是十幾年,越來越有干勁。

之后,國家出臺公租房政策,施敏積極爭取,幫助李武松一家人搬進了新家。如今,李武松愛人的身體逐漸恢復,小孩成家立業,日子越過越好了。

像李武松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施敏常常奔走在社區的多家企業,爭取安保、后勤、文員等各種工作機會,竭力幫助居民解決就業問題,渡過生活難關。

“不是我幫助了他們,真正幫助他們的是黨和國家的好政策。作為黨的基層工作者,我們每一次努力,看似事小,卻可能關系到居民一生。”

社區工作繁忙瑣碎,施敏意識到很多問題并非在她能力范圍內,但她總說:“我們有一萬個理由將困難群眾推出去,就有一萬種方法解決問題,辦法靠思想。”

在解決居民的實際問題中,施敏總結出火車頭法、歸零法、貼近群眾法、黏合劑法、紅色議事法等5個工作法,化解社區治理難題。

社區工作有了黨組織這個核心,有了社區骨干的支撐,各種社會資源實現高效整合,釋放聯動效應。社區黨委召開聯席會議,除社區居委會、物業企業、業委會外,還根據議事類別,邀請水電氣、城管等部門參加,積極解決社區出現的各種突出問題。

“在社區的凝聚下,基層黨組織服務居民群眾的合力顯著增強,服務效率大大提高。”施敏高興地說。

1-05109

解矛盾,做群眾的代言人

“社會變革中,矛盾在所難免。作為社區工作者,化解矛盾是重中之重。”很多人害怕的“麻煩事”,施敏總能迎刃而解。

夫妻離婚、父母離世、沒有兄弟姐妹,一場車禍帶走了唯一的兒子,社區居民袁奶奶老無所依,難免心生哀怨。60歲的她曾多次向政府部門“反映情況”。

“你的難處,我們都理解,但應該通過正常渠道來反映。”施敏勸說道:“社區就是你的家,有訴求我們幫你反映,有問題我們幫你解決。”

施敏和袁奶奶簽訂了一份《訴求代理書》,全權代言她的意愿,由黨代表、人大代表通過合理渠道代為反映。

從那以后,施敏心里便格外掛念這位老人,經常上門慰問。還安排社區工作者對袁奶奶進行長期幫扶。

以心換心,以情換情。施敏和同事們用實際行動贏得了袁奶奶的信任。除了袁奶奶,社區其他經常反映問題的困難居民也都成為施敏最親密的朋友。

這是施敏探索出的“三代”機制的非凡成效。

施敏用新思路破解老難題,推出“三代”機制:訴求代理、意愿代言、事務代辦。想法意愿有人代理,居民辦事有人幫忙跑腿,小區居民對這項機制贊賞有加。

“三代”機制被編入《武漢市社區黨組織領導社區治理若干規定(試行)》文件。今年,施敏在實踐中又將其迭代為“三代”復合工作機制,細化為民意收集、綜合研判、辦件分類、基層化解、結果反饋五個環節。

2018年初,江漢北路42號小區孫爺爺寫信給施敏反映,沒有電梯出行難的問題。

“作為老舊小區,居民大多都是老人,上下樓是個大問題,一個不小心,后果不堪設想。”施敏說。

為了盡快解決此事,施敏帶領團隊挨家挨戶征求意見,將其納入“三代”機制,四處奔波走訪,用實用好惠民政策。2018年底,江漢北路老舊小區加裝了5部電梯。

孫爺爺開心地說:“我現在每天都可以到小區廣場遛彎了。”

截至目前,社區共為居民訴求代理45件、意愿代言68件、事務代辦900余件。

“我住過不少地方,這里是最好的,我打算在這里一直住下去。”94歲的何爺爺說道:“就是因為這里有施敏帶領的這么強的社區黨委,他們真正地把群眾當成自家人,我們住得安心!”

1-

搭心橋,讓黨的政策落地

施敏的手機里,裝滿了黨建理論知識和社區相關的方針政策。

“如今,社會發展迅速,社區工作紛繁復雜。我就像小鳥啄食一樣,一點點提高自己的基層治理能力,吃透國家政策,為居民服務。”

平時工作中,看似再棘手的問題,施敏總能想辦法把政策和群眾的困難緊密對接。她說:“社區就是連接黨和政府、群眾的橋梁和紐帶,我要做的就是把黨的政策落實到群眾身上。黨的政策就像賦予‘紅舞鞋’的強勁動力,讓我們社區服務更有方法,更有力量。”

2009年的一天,李某刑滿釋放,回到他入獄前戶口所在地——江漢北路社區。

自己的房子被整體拆遷、兒子離開人世、沒有生活來源,李某生活無望。

“如果此時將他推出去,他隨時都有可能重蹈覆轍。”面對這樣一個離婚、失獨的“危險”人員,施敏并沒有冷眼相待,而是積極地幫他找到解決途徑。

戶口上到哪?生活怎么解決?一道道難題擺在施敏面前。

施敏和轄區民警一起,多方奔走,幫助李某在社區落戶、辦理低保、爭取廉租房,居無定所的李某逐漸安定了下來。

在施敏的幫助下,李某不僅獲得新生,還積極投身社區公益活動,哪里的活兒最臟、最累,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一次在社區為“失獨家庭”組織的年夜飯上,李某抑制不住內心得激動淚流滿面:“我十幾年沒吃過團年飯了。施書記把我當親人,我永遠都會記得這份恩情,記得黨和政府的關懷,以后堂堂正正做人。”

2019年底,武漢市委組織部從全市1386個社區書記中,命名了11個全市首批“社區名書記工作室”,施敏成為百里挑一的社區“名書記”。

“‘名書記’的稱號是組織和群眾給的,我要守住這份信任。”面對這份榮譽,施敏總是心懷感恩。

生于此、長于此、愛于此。施敏常說“這里的居民早已成為我的老朋友,他們的期待、信任,讓我留戀。”

談及接下來的打算,施敏細數道:“我還要繼續改造老舊小區、升級物業服務、探索居家養老、帶好新的班子……”她總想再為社區多做點事情,讓居民享受更加美好的生活。

施敏說:“我既是社區發展的見證者,又是社區發展的建設者、主人翁。是社區讓我實現了人生價值,雖然辛苦,但我累并快樂著、累并自豪著、累并驕傲著。”

童話故事中,小女孩穿上“紅舞鞋”,便會曼妙舞動,永不停歇。施敏也有一雙“紅舞鞋”,0.26平方公里的江漢北路社區,則是她的舞臺。在高樓林立的城市,老舊小區的“華麗變身”何嘗不是演繹著一個個都市童話。正如施敏所說:“我的舞鞋,與黨旗一樣的鮮紅。正是這一抹紅,給了我不愿停歇的動力!我將穿著‘紅舞鞋’繼續不遺余力地為居民服務。”(黨員生活全媒體記者 祝璇 趙雯;通訊員 張建良;攝影 張博倫)

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