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最美守井人”劉嚴:以紅色精神護清水北送

來源:《黨員生活》雜志  日期:2021-11-19   編輯:劉志勇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劉嚴,中共黨員,十堰市鄖陽區公安分局五峰派出所所長,同時也是轄區40多公里漢江段的河湖警長。他日夜巡河值守、打擊非法捕撈、宣傳護河政策、保護沿河環境,2020年被十堰市委授予“最美守井人”稱號。冬日將近,記者溯漢江而上,來到十堰鄖陽五峰鄉,走進這位“守井人”的生活。

劉嚴,中共黨員,十堰市鄖陽區公安分局五峰派出所所長,同時也是轄區40多公里漢江段的河湖警長。他日夜巡河值守、打擊非法捕撈、宣傳護河政策、保護沿河環境,2020年被十堰市委授予“最美守井人”稱號。

1-07776222

在湖北省十堰市鄖陽區,人們對漢江的感情格外特殊,很多人稱呼這條江為“外婆河”。相比黃河、長江潤澤華夏、萬里奔流,漢江更平靜、更溫潤、更親和地滋養著江邊世代生活的百姓,一如人們對“外婆”的記憶。

2014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正式通水,漢江清流一路北上,發揮出更大作用。作為水源地之一的湖北十堰地區,全市350多萬人民在黨建引領下為保護水源質量、庫區環境作出了巨大努力。“共抓大保護,當好守井人”成為十堰市上下的集體共識。幾年間,十堰各個地方涌現出一批批紅色“守井人”,他們用一腔熱血詮釋著這份時代擔當,為“一庫清水永續北送”奉獻力量。

劉嚴,中共黨員,十堰市鄖陽區公安分局五峰派出所所長,同時也是轄區40多公里漢江段的河湖警長。他日夜巡河值守、打擊非法捕撈、宣傳護河政策、保護沿河環境,2020年被十堰市委授予“最美守井人”稱號。冬日將近,記者溯漢江而上,來到十堰鄖陽五峰鄉,走進這位“守井人”的生活。

1-07571

用“腳”扎下籬笆

雖近立冬,但漢江水量依然豐沛,在最寬處,猶有長江的恢弘氣度。早晨七八點,霧灑江面,斜陽映照出“半江瑟瑟半江紅”的美景。江面上水流緩緩,卻難見一舟。劉嚴說:“漁船都上了岸,現在很少有私人船只了。”劉嚴一邊介紹一邊緩緩開著車,觀察著江面的情況,正式開始了他一天的巡河工作。

劉嚴巡河有時開車,有時走路,5人一組,巡視江面。對非法捕撈、非法垂釣者進行制止和勸離,時常還要收拾江邊遺留的垃圾。無論烈日炎炎還是寒風刺骨,巡河是他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

劉嚴生長于十堰丹江口市,童年記憶中滿是漢江的影子,得知家鄉被確定為南水北調水源地后心中莫名自豪。“這是對家鄉環境的認可,以后便能與北方同胞尤其是首都人民共飲一江水了。”劉嚴甚是激動。

2011年,大學畢業的劉嚴進入了公安隊伍,被分配至十堰市鄖陽區柳陂派出所。除了偵辦案件、維護治安等常規工作外,當地的警察也經常參與到打擊污染、非法采砂等涉水案件中去。

南水北調中線通水后,“共抓大保護,當好守井人”的理念在全市貫徹和推廣,尤其是2019年開始的“十年禁漁”更是把“守井”推向新高度。巡河便在此時成為了劉嚴的常規工作之一,守井的相關工作也占到他全部工作量的30%以上。

“五峰鄉的這段漢江里盛產翹嘴鲌和鱖魚等高檔魚種,護漁的壓力很大。”劉嚴說,“在夏季,我們的要求是24小時巡守,分批次聯合護漁志愿者不間斷巡河,防止非法捕撈。”

本以為巡河只是辛苦、枯燥的普通差事,可實際情況不止如此。

去年4月,派出所接到群眾舉報,稱江面上有疑似非法捕撈。接到報警后,劉嚴迅速組織力量到漁船活動區域蹲守。

此時的江風依然寒冷,但劉嚴和同事卻隱蔽在草叢里一動不動,時間久了,牙齒和腿肚子都在打顫。但整整一夜卻沒有動靜,大家都有些想放棄,劉嚴不停給大家鼓勁,終于在天剛破曉時,發現了??堪哆厹蕚湫敦浀姆缸锵右扇藱嗄澈托苣?。

看到目標出現,疲倦一掃而空,大家紛紛撲向船只??吹酵蝗怀霈F的警察,權某驚慌之余還想反抗。他居然拿起電魚用的電棒捅向抓住船舷的一名民警。民警的面頰鮮血直流,但抓住船舷的手卻依然牢固,劉嚴飛身上前按下了權某。“真是萬幸,那個電棒沒有通電,否則后果不堪設想。”回想當時,劉嚴仍心有余悸。

43公里沿河公路、15個沿河村莊,哪里有橋梁、哪里是溝渠,劉嚴再熟悉不過,他用腳步為轄區漢江的生態環境扎起了一道籬笆。

1-06574

用“心”磨煉本領

當好一名“守井人”,除了堅持與辛勞,更要用心。自“守井”成為一種使命,劉嚴便不斷在這件事上花心思、想實招。

要想護好這口“井”,必須了解它。為掌握全區河湖管理的最新資料,劉嚴決定調研全部河道。全區擁有市級河湖6條、區級河流43條、鄉村河道更多達93條,調研工作談何容易。有人勸他:“做這個事太費勁了,之前的資料又不是不能用。”劉嚴卻一定要拿到最新信息。

2017年,劉嚴與另外幾位同事爬山溝、涉險灘,走街串巷,能開車的開車,不能開車的走路,把鄖陽區這100多條河道第一手的資料全部掌握在手、熟記于心。

4個月時間,劉嚴沒怎么回過家。風吹日曬下,這個90后的小伙子蒼老了許多,但通過這次調研,劉嚴不僅對河道情況如數家珍,還發現了各類問題。他積極向各級部門報送涉水要情專報12次,整改安全隱患70余處,解決涉水問題30余件。

在工作期間,劉嚴也注意思考水域保護管理的新模式。他牽頭制定的《鄖陽區公安分局實施河湖警長制工作方案》,實現了每條河流湖泊都有民警執勤,都有警長負責的“守井”新模式,并推行開來,沿用至今。

在打擊非法捕撈上,劉嚴與同事應用現代化手段成功破獲了7.23重大系列非法捕撈案,提煉出了全新的技戰法并在全省推廣。

在漢江五峰段,有一段水域曾被稱為漢江翹嘴鲌的天堂,而多年的過度捕撈,讓這種魚逐漸消失了蹤跡。劉嚴看在眼中,急在心里。自從當上了這條河段的警長,劉嚴就不停想著辦法打擊非法捕撈。

偶然一天,一名非法售賣野生翹嘴鲌的魚販被抓獲。細心的劉嚴忽然想到可以從魚販這里反向追蹤盜捕者。通過電話記錄、交易記錄查找,再對比其他盜捕案件,劉嚴發現凌晨2點到4點是盜捕嫌疑人和魚販之間交易的高峰期。

通過技術手段,劉嚴和同事發現,有14人在這一時間段頻繁交易,且數額較大,其中一些人還有非法電魚的記錄。

通過偵查,劉嚴鎖定了這幾人的活動區域。此刻已是盛夏,天氣酷暑難耐,江邊蚊蟲更是密密麻麻。但劉嚴和同事卻在草叢里連續蹲守了幾個晚上,蚊蟲蛇蝎早已見怪不怪。“想著能把這些盜捕者抓住,讓這些魚種再回到漢江,就值得!”劉嚴很堅定。

2020年7月23日晚,天氣炎熱,劉嚴知道這是盜捕的“好時機”。果然,凌晨時分,兩艘漁船隨著沉悶的馬達聲出現在劉嚴的視線里。月光下,漁船上約摸有十多人,拖著剛打的漁獲尋岸下船。他們手中還拿著剛使用過的電棒,其瞬間電壓足夠致死,情況比預想的危險。

而船只剛剛靠岸,劉嚴與其他同事立刻沖上前去。強光手電四下照射,警笛到處響起,犯罪嫌疑人束手就擒。

此一舉,徹底端掉了這個涉及湖北、陜西兩省共計15人的非法捕撈團伙。50多起非法捕撈案因該團伙落網一舉告破。

五峰出了個“劉神探”,劉嚴因破獲此案在當地出了名。自此,劉嚴管轄的這段江面基本杜絕了非法捕撈。

1-06574

用“情”為民解難

守井護河,守護的不僅是這一片山水,也是守護一方百姓的幸福生活,既要有“法”更要有“情”。

五峰鄉紅椿溝村的楊樹林(化名),祖輩生活在漢江邊,他的家建在江邊公路旁的山坡上。他的父親一生行船,楊樹林也有著一手操舟捕魚的手藝。一直以來,下江捕魚是楊樹林補貼家用的一個主要來源。

“山離不了個耙耙,水離不了個劃劃。”楊樹林告訴我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從祖宗傳下的話??赏蝗灰麧O,還是十年,他當時根本就想不通。“我也沒偷沒搶,怎么就不行了呢?”于是,楊樹林走上非法捕魚的道路,之后被劉嚴抓獲,并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然而,劉嚴對楊樹林這類的非法捕魚者格外“關心”,他耐心地給他們解釋什么是南水北調,為什么要保護漢江,禁漁到底是為了誰。楊樹林回家后,劉嚴幫忙聯系相關部門,為楊樹林爭取到護漁志愿者的工作,每天巡河護河,按月發放生活補助。

如今的楊樹林,從曾經的非法捕撈者變成了村中的專職護漁員,并成為村小組組長。

退漁禁捕,村民需要讓漁船上岸,切割后處理。有的村民剛做好的船,馬上就要當廢鐵賣掉,心中著實不甘。

五峰鄉大樹埡村村民蘭老漢對于漁船上岸的政策一度非常不滿。“誰動我的碗,我就砸誰的鍋。”對前來執行政策的工作人員,蘭老漢統統都轟出了門。

得知此事后,劉嚴主動找上門,一開始老人不配合,但看到這個執著的年輕人態度友善,又來了很多次,終于肯讓劉嚴進了家門。

在了解到老人家中有病人長期臥床、經濟困難的情況后,劉嚴馬上幫助聯系相關部門提高了老人家中的低保標準,并爭取到了一些補助,解決了蘭老漢的燃眉之急。終于,劉嚴的言行換得了蘭老漢的理解與支持,無條件處理了漁船。

在五峰鄉,從漁民到巡河護漁的志愿者,這樣的例子不是少數;禁漁以來,私人漁船全部按時上岸切割,沒有發生過一起群體性事件和上訪。

在十堰各個區縣,因“守井”而作出一定犧牲的老百姓,除了獲得一定經濟補償外,還能享受各類政策優惠,同時,黨和政府積極引進各種綠色產業,幫助就業,共享綠色發展成果。在五峰鄉,香菇種植和襪子加工正成為支柱產業,吸引著大批鄉民就業。

“要想守好這口井,從根上要靠老百姓,給他們解決了后顧之憂,他們才會安心做好守井人。”劉嚴說。

記者手記:

350萬“守井人”

“一庫清水永續北送”短短8個字說來容易,背后卻是十堰地區無數個“劉嚴”和350多萬市民共同努力換來的,這其中有奉獻也有犧牲。

12月12日,是十堰市“生態文明日”。選擇這天,是因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正式通水日為2014年12月12日。由此,可感受到十堰貫徹“守井”職責的決心。

作為南水北調水源區,十堰共淹沒土地53.8萬畝,共搬遷安置移民47.2萬人。

多年來,十堰市委市政府逐步關停并轉改高污染、高耗能企業560家,永久減少稅收22億元;拒批有環境風險的項目120個,涉及投資額260億元 。

十堰也因此轉型,主動積極地進行綠色工業、綠色農業、生態旅游產業的不斷探索,走出了一條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道路。

綠色生活理念在十堰也深入到社會的各個角落。“綠色出行”“綠色公筷”等活動如火如荼,黨建引領網格微治理和垃圾分類成效顯著。

胡值朝“一年徒步6000公里,只為守護山林水土”,暢軍慶“36年如一日擒污龍”,李大貴引水上山……幾年間,一大批“最美守井人”和先進基層黨組織典型不斷涌現,紅色精神凝聚守井共識。

巡河途中,陽光漸盛,天空湛藍如洗,煙波流轉的江面變得如天空一般蔚藍、清澈,緩緩匯入丹江口水庫。然后其中一部分“調”向北方、奔向首都。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守井人”。(黨員生活全媒體記者 馮杰;通訊員 羅丹;攝影 張博倫)

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