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石軍偉:以功能升級推動城市高質量發展

來源:湖北日報  日期:2022-03-01   編輯:劉志勇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城市是區域發展的核心,擔負著帶動區域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歷史使命。功能強大的城市和城市群,既是優化區域發展布局的主要載體,又是塑造區域綜合競爭優勢的根本途徑。在新發展階段,需要將優化城市功能作為城市高質量發展和落實區域發展布局的重要戰略部署。

以功能升級推動城市高質量發展

石軍偉

功能越綜合、越完善的城市,在國家或區域發展進程中發揮的作用越大,產生的綜合影響力自然越強。

如何塑造合理的區域城市空間形態,進一步激發武漢與湖北中小城市之間的聯動機制和發展潛力,是湖北城市高質量發展過程中無法回避的一個現實挑戰。

當城市經濟發展了,社會方面的各項功能,需要及時甚至提前優化,才能滿足城市經濟發展對城市功能優化的整體性要求。

城市是區域發展的核心,擔負著帶動區域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歷史使命。功能強大的城市和城市群,既是優化區域發展布局的主要載體,又是塑造區域綜合競爭優勢的根本途徑。在新發展階段,需要將優化城市功能作為城市高質量發展和落實區域發展布局的重要戰略部署。

科學把握城市發展的基本規律

城市形成和發展的根本動因,是建立在工業化基礎上的高速發展,在經濟和社會方面形成了龐大的規模效益和聚集效應,使得人口與產業持續不斷地向城市集聚。簡單地講,無產業,不城市;無人口,難發展。從區域發展布局視角來看,城市發展的本質內涵,總體上包括規模擴張與質量提升兩個維度。所謂規模擴張,主要表現為本區域內城市規模的擴大和規?;鞘袛盗康脑黾?。一個區域擁有的大規模城市數量越多,其綜合競爭力和影響力也就越大。在規模擴張方面,城區常住人口數量是最為重要的指標,這直接反映了所在區域內的城市化水平。所謂質量提升,主要表現為城市功能的持續完善。這里所說的城市功能,一般理解為城市在國家或區域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主要有經濟功能、服務功能、政治功能、文化功能、創新功能、交通功能等。功能越綜合、越完善的城市,在國家或區域發展進程中發揮的作用越大,產生的綜合影響力自然越強。

經典理論與歷史經驗均揭示,城市功能變遷是導致城市興衰的決定性因素。社會經濟在不斷變化發展,城市功能也要不斷增強和優化。相應地,主導城市功能的主要因素也在不斷變化。一個城市若不能因應歷史階段和客觀環境的動態變遷而主動地適時變革其城市功能,那么這個城市注定會被歷史車輪所拋棄。在城市所有功能之中,經濟功能被普遍認為是一個城市最為重要、最為基礎的功能,總體上可以概括為集聚和擴散兩大類型。所謂集聚,是指經濟活動與生產要素在一個城市集中,這種地理空間上的集中,會產生一種由規模經濟效應與范圍經濟效應共同作用形成的復合經濟形態。當城市經濟集聚到了一定程度,就會產生鮮明的向外擴展的排斥力,這就是城市的經濟擴散功能。擴散的本質內涵,就是把城市經濟的集聚優勢,有系統地滲入周邊城市、周邊地區及更大區域,從而帶動這些城市和區域的發展。一個城市的有效擴散能力,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擴大城市通過市場機制占有、配置和利用資源要素的權利與作用范圍;二是依托本城市經濟活動集聚優勢構筑更大地理空間的經濟協作體系,擴大本城市經濟的空間關聯范圍;三是輸出本城市的優勢成果,例如資金、管理、觀念、技術、先進作業流程等,持續提升帶動周邊城市和地區經濟發展的水平和能力,進而強化本城市對周邊區域的主導性作用以及對周邊區域的吸引力。

需要指出的是,城市的“集聚-擴散效應”,是逐步重構區域空間結構的過程,是一個城市和其他地區所有經濟往來和交易關聯的高度概括。其中,集聚是手段,擴散才是目的。城市經濟活動的集聚是為了更好地擴散。當然,有效的擴散會反過來進一步增強本城市的集聚能力。沒有擴散能力的集聚,注定是不可持續的。城市經濟集聚與擴散的成效,最終會體現在城市不同尺度的地理空間結構和城市形態上,以及城市不同發展階段的產業結構與產業形態上。

推進湖北城市高質量發展面臨的主要問題

大城市不強,中小城市較弱。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大型城市的經濟增長速度以及經濟總量的影響力,都遠遠強于中小城市。在中國百強城市中,湖北僅有3個城市入圍。其中,武漢位列第9,是中部六省排名最高的城市。地級市中,僅宜昌和襄陽入選,分別位于第66位和第77位。綜合分析這些數據發現,作為一個特大城市,武漢的城市形態還不夠豐富,城市軟實力與自身稟賦還不相稱,綜合功能還不夠強。此外,如何塑造合理的區域城市空間形態,進一步激發武漢與湖北中小城市之間的聯動機制和發展潛力,是湖北城市高質量發展過程中無法回避的一個現實挑戰。

集聚能力待提升,擴散能力需增強。近年來,襄陽穩居中西部地區同類城市排名靠前,表現出了很強的潛力和魅力,在鄂豫陜毗鄰區已展示出較強的領先優勢。宜昌擁有三峽核心經濟區和長江中游中心地位,已基本建成區域中心城市。其他地級市也是各有特色,具備鮮明的比較優勢。但由于各方面原因,湖北各城市的集聚能力,相對于經濟發達省份還不夠強,這也使城市的擴散能力受到了制約。例如,湖北的全國性品牌甚至世界性品牌還比較少,在品牌、資本、管理、技術等方面向周邊地區的輸出規模還比較小,尚未成為可以與長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經濟圈等比肩的國家級創新高地,對各類人才尤其是高端創新人才的吸引力還有待提升。

城市更新應更有章法,城市活力需突出人文。實施城市更新行動,既是城市治理的重要內容,也是在新時期轉變城市開發建設方式的重要抓手。國內外經驗與基本發展規律表明,在經過城市化早期階段以后,城市發展戰略重點需要從以外延擴張為主逐步轉向以內涵提升為主、從大規模的增量建設轉向存量更新和增量調整并重。在這個過程中,湖北的城市化雖然取得了很好的歷史成就,但依然面臨著新的挑戰。這些主要表現包括: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的粗放發展方式帶來了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影響了城市的健康和可持續發展;城市建設缺乏人文關懷,曾存在著“重經濟輕社會”“重物質輕人文”“見城不見人” 等現象;城市人文內涵挖掘不夠,舊城改造簡單粗暴,對城市古跡、歷史建筑和傳統社區保護不到位,城市文化無法滿足高質量發展需求。

全面增強城市的集聚與擴散能力

貫徹“以人為本”的發展理念,進一步提升城市的人口集聚水平。必須認識到,與資本相比,人才對城市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貢獻更為重要,也更為持久。城市的發展,一定是“以人為本”的,持續增長的人口規模是城市高質量發展的基本前提。在人口老齡化與勞動力結構性短缺的時代背景下,對當前湖北大部分城市來說,如何扭轉人口凈流出是很大的現實挑戰。因此,相對于經濟發達地區城市早已如火如荼的“搶人大戰”,湖北各級城市更應積極行動起來,將提升城市人口規模作為戰略性任務,千方百計地出臺政策和措施,力爭成為多數流動人口的落戶地與常住地。武漢需要與經濟發達地區特大城市競爭,其他地市既要利用好武漢的超大城市優勢和溢出效應,也要與武漢在人才競爭方面保持良性機制。

緊抓城市功能優化的發展主線,全面增強城市的集聚與擴散能力。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城市功能決定了城市形態。規模越大的城市,越需要更為綜合、更為優化的城市功能。對正在建設“五個中心”的武漢來說,更需要盡快補足在城市文化方面的短板,提升武漢的“文化辨識度”和“價值認同度”,讓武漢成為各類人才爭相前往的“夢中之城”。對其他各級城市來說,需要逐步提升城市的容納能力和包容性,因應城市發展需要逐步完善和優化各項城市功能。如果一個城市過于側重經濟功能,而忽視文化、服務、創新等功能,那么這種“偏硬”的城市形態將更依賴物質資本消耗來驅動發展,城市無形資本的積累將非常緩慢。城市的各種功能之間,既具有結構性與層次性,也具有整體性和開放性。因此,當城市經濟發展了,社會方面的各項功能,需要及時甚至提前優化,才能滿足城市經濟發展對城市功能優化的整體性要求。對功能優化的大城市來說,其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城市飽滿經濟活力和持續上升的城市吸引力。城市功能優化與城市高質量發展,是一個錢幣的兩面,兩者密不可分。在各類城市持續提升集聚功能與擴散功能的過程中,產業體系的集聚與擴散、經濟社會體系的空間關聯重構,都將自然而然地水到渠成。

堅持塑造城市文化的發展導向,持續升華城市的品牌吸引力。在21世紀,大城市或超大城市將是發展中國家的城市主導發展方式。但如何構建大城市的靈魂——精神文明或城市文化,將是最為迫切的現實挑戰??陀^地講,治理大城市的各種綜合功能,都將構成一種城市文化。人們對大城市的向往,其實是對文化身份的一種認同。對年輕人來說,到“夢想之城”生活和工作,不僅希望改善生活質量,更希望這個城市能在追求物質文明的同時,極大地提高精神文明,不斷提升本市社會和居民的整體素質。在一個價值引導性很強的大城市,人們的認同感往往非常強烈,這為城市獲得持續的高速增長和高質量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文化保障。武漢需要確定明確的城市文化擴散戰略體系。對湖北其他城市來說,在使用各種智能化手段提升城市治理水平過程中,應深挖自身歷史傳統、結合未來發展定位,將城市文化塑造作為優化城市功能、持續提升城市品牌吸引力的重要戰略工具。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那樣:“城市歷史文化遺存是前人智慧的積淀,是城市內涵、品質、特色的重要標志。”一個城市與另一個城市的核心差異,可能正來源于此。(作者:石軍偉,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現代產業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