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張瑜:以融合式黨建答好基層治理“必答題”

來源:湖北日報  日期:2022-03-15   編輯:劉志勇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要夯實社會治理基層基礎,推動社會治理重心下移,構建黨組織領導的共建共治共享的城鄉基層治理格局,這是習近平總書記交給湖北的“必答題”。黨建引領基層治理的關鍵在于引領方式,融合式黨建強調從融合的理念、結構、平臺和機制等維度多重嵌入和融合,為黨建引領基層治理提供了可行方案。

以融合式黨建答好基層治理“必答題”

張瑜

要夯實社會治理基層基礎,推動社會治理重心下移,構建黨組織領導的共建共治共享的城鄉基層治理格局,這是習近平總書記交給湖北的“必答題”。黨建引領基層治理的關鍵在于引領方式,融合式黨建強調從融合的理念、結構、平臺和機制等維度多重嵌入和融合,為黨建引領基層治理提供了可行方案。

融合式黨建引領基層治理新模式

為了進一步推進省域治理現代化,著力構建黨建引領的共建共治共享的城鄉基層社會治理格局和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基層治理體系,湖北各街道鄉鎮堅持問題導向,大膽改革創新,在實踐工作中逐步探索出“融合式黨建”引領模式,強化了黨對基層治理的全面領導。融合式黨建是以社會嵌入理論為學理支撐,在探索黨建引領基層治理過程中形成的一種工作理念和實踐模式?;緝群怯瞄_放的視野、統籌的理念、柔性的方式,從共同需求和共同愿景入手,打破各類黨組織地域、層級、隸屬關系壁壘,通過一定形式把不同區域、領域、行業的黨組織有機聯結起來,最終形成“黨政強、社會強”的基層治理新模式。

融合式黨建堅持以黨建為引領、以基層為主體、以人民為中心、以問題為導向、以制度為保障,推進了基層黨建與社會治理的深度融合和優化創新,將黨建與治理融合的制度優勢轉化為社會治理效能。融合式黨建的成效是否達成,既取決于黨組織在基層社會治理中的實體、制度、機制等融入情況,也受黨組織引領社會治理的價值、理念、目標等影響,融合理念、融合結構、融合平臺和融合機制共同構成了評價黨建引領社會治理成效的核心要素。其中,融合理念是評價基層黨建與社會治理深度融合的前提基礎,關系到黨建引領基層治理的方向,涉及主流價值與大眾價值、傳統價值與現代價值、本土價值與外來價值之間的融合引領;融合結構是評價基層黨建與社會治理深度融合的核心關鍵,是黨組織通過互聯互嵌、結構重塑、組織再造等結構性耦合措施,形成的“一軸多元、耦合互動”治理共同體;融合平臺是評價基層黨建與社會治理深度融合的渠道載體,主要涉及自治平臺、共治平臺和新技術平臺三大類;融合機制是評價黨建引領社會治理效能的保障,基層黨組織通過構建相關制度規定促進各要素之間的持續磨合和不斷調適,從而推動基層黨建與社會治理的深度融合和定型。

融合式黨建推進共建共治共享基層治理新格局

融合式黨建既有利于提升基層黨建質量,也有利于提升基層治理水平,在融合式治理中推進基層共建共治共享治理新格局的形成。其一,融合式黨建將黨的建設與深化改革相融合,通過簡化行政流程、優化審批制度、整合投融平臺、改革運行機制,突破基層治理發展束縛;其二,融合式黨建將黨的建設與全面創新相融合,通過培育創新主體、搭建創新平臺、整合創新資源、提供創新服務,解決基層治理動力不足的問題;其三,融合式黨建將黨的建設與服務民生相融合,通過打造民生工程、完善民生配套、優化民生環境等措施,提升基層民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形成“黨建強、發展好”的良好態勢。

首先,融合式黨建通過在社會組織、商圈組織和社區組織等基層單位設置黨組織、開展黨建活動,實現了黨建工作體系重構。其次,融合式黨建通過運用黨員包片聯戶方式,發揮了基層信息員、網格員、志愿者等的主體作用,將黨組織的觸角延伸到最基層單元,與基層社會形成多元聯結。第三,融合式黨建圍繞治理權力、治理資源和治理責任等核心要素推動基層治理重心下移,減少資源供給與居民需求的中間環節,降低行政運作過程的耗損,提高了基層治理資源的利用率和轉化率。第四,融合式黨建積極營造開放的治理環境條件,通過優化發展空間、增強資源支持、建立容錯機制等舉措,使黨的政治優勢、組織優勢、群眾工作優勢轉化為社區治理優勢,實現黨建質量和治理水平的雙提升。

全方位推進融合式黨建引領基層治理

牢固樹立“黨建融合”治理理念。通過思想政治工作、組織發動群眾、動員社會各界力量等方式,發揮黨建的政治方向引領功能,與時俱進地推進基層黨的領導方式變革。堅持以品牌創建、聯席懇談、團隊塑造、文化治理等為抓手,將黨建工作與社區治理、文化治理一起謀劃、一起部署、一起落實,用實實在在的治理績效凸顯黨建作用發揮。通過道德模范、最美人物、身邊好人好事等評選活動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塑造成為基層社會治理的精神和靈魂。

積極打造“一核多強”治理模式。在鞏固已經形成的片區統籌、園區統籌、村企統籌、商圈統籌、樓宇統籌、產業統籌等多種區域化黨建模式的基礎上,通過區域化黨建聯盟,將互不隸屬、層級不同、領域多元的基層黨組織統領起來,將各類組織和群體中最主要最活躍的黨員代表吸納進來,形成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的黨建聯合體。通過制定街道鄉鎮權力清單、責任清單,明確基層單位主體責任,防止向基層增加負擔、轉嫁責任,推動基層減負工作走深走實。通過開展“紅色家園”“紅色物業”“紅色管家”等品牌活動,實施對各類組織和社會力量的孵化、培訓、引入和監管,為社會力量參與基層治理創造條件。

著力形成“聯動協同”治理合力。打造集事項統一處理、數據匯聚共享、業務協同流轉于一體的基層治理綜合管理服務平臺,適應新發展階段社會治理的新變化,滿足人民群眾對物質、文化、公平、正義、法治、安全等的新要求和新向往??茖W定位各級治理平臺的作用及功能,街鎮層級的黨建聯席會主要承擔統籌領導和資源整合功能,社區委員會主要承擔反映居民意見訴求的功能,業委會、居委會、社會組織、物業公司等自治平臺主要承擔激發社會活力、發揮自治作用、培養社會自主性功能。

完善構建“三治融合”治理體系。一方面,優化凸顯黨建引領的規章制度。通過優化黨建述職述廉、“三重一大”事項決策、黨內監督問責等制度,發揮黨建在社會治理中的統籌作用、骨干作用和表率作用。另一方面,推進共治機制與自治機制形成合力。通過建立“黨組織領導,社區居民、社會組織、自治組織和駐區單位共同參與”的共治機制,調動基層民眾參與社會治理的積極性,形成社會治理合力;通過為居委會、物業公司、社會組織等賦權增能,促使其更好地服務于基層民眾的自治訴求。最后,建構“常態機制”與“非常態措施”的有效銜接體系。及時將經過實踐檢驗、切實可行的融合經驗制度化形成常態機制,合理地運用內生于基層社會的非常態措施,將其納入基層社會治理的規范化體系之內,避免非常態措施對常態機制的抵牾。(作者單位:湖北美術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制服